韩国《素媛》原型罪犯出狱 “恶魔回到人间”!

2020-12-12

  中新网12月12日电 题:韩国《素媛》原型罪犯出狱 “恶魔回到人间”!

  作者:刘淙,何路曼

  “你觉得我会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?

  总有一天我会出去的。”

图1 韩国电影《素媛》中的凶手威胁素媛父亲。来源:电影《素媛》
韩国电影《素媛》中的凶手威胁素媛父亲。来源:电影《素媛》

  你看过韩国电影《素媛》吗?

  2020年12月12日,这部电影中的原型罪犯——在现实生活中,绑架、强奸、伤害8岁小女孩的赵斗淳,出狱了。

  韩国媒体评论称,“恶魔再次回到人间”。

  01.被暴风雨摧残的小花

  在韩国京畿道的西南部,有一座文化艺术气息浓厚、富庶和谐的城市——安山。因为拥有天赐的自然景观,这里也是韩国最具人气的旅游城市之一。

  然而,12年前的冬天,震惊全国的强奸伤害女童案,给这座城市蒙上了可怕的阴影。

在韩国电影《素媛》中,8岁的小学生素媛与凶手相遇。图片来源:中新视频截图
在韩国电影《素媛》中,8岁的小学生素媛与凶手相遇。图片来源:中新视频截图

  2008年12月11日早上八点半,8岁的小学生娜英(受害者化名)如同往常一样,高高兴兴背着书包去上学。

  “要去教会才行啊。”当时56岁的赵斗淳一身酒气,对经过他身边的娜英说着。他突然将她掳走,在教会的卫生间进行了长达几个小时的施暴、强奸、虐待。

  因为恐惧和疼痛,娜英发出悲鸣和哭声。为了不让娜英进行反抗,赵斗淳试图掐她的脖子,甚至用嘴咬破她稚嫩的脸颊,并多次抓住这名小女孩的头发,把她的脸浸入马桶水中。

  在多次进行性侵害后,为销毁证据,赵斗淳将浑身是伤、带着血渍的娜英,丢进冬日冰冷的水池,多次用自来水冲洗她的身体。

  一切结束后,赵斗淳扬长而去。

  而留给娜英的,是永远无法填补的、涌动着绝望、恐惧、羞耻和战栗的

  黑色深渊。

  02. 12年的“炼狱时间”

  “虽然有很多性暴力犯罪,但伤害如此之深的还是第一次”,负责调查此案的警察曾这样表示。

韩国电影《素媛》中,遭到性侵的小女孩在医院醒来。图片来源:电影《素媛》视频截图
韩国电影《素媛》中,遭到性侵的小女孩在医院醒来。图片来源:电影《素媛》视频截图

  娜英被送往医院时的模样,是常人难以想象的,突破了正常人能接受的底线。

  ——腹部骨盆骨折

  ——大小肠流出体外坏死

  ——肛门和性器官80%损坏

  ——需要随身携带尿袋

  ——可能终生不育

  这是当时年仅8岁的柔弱女孩,将要面对的一切。

  “12年,对大多数人来说也许没有什么,但对我的孩子来说,却是一段必须让自己强大到足以自保的炼狱时间。”娜英的父亲在给《素媛》小说的推荐词中,这样写道。

  柔嫩小花遭到暴风雨的无情摧残,受伤的岂止是枝叶,那迎着阳光无忧成长、天真烂漫的心,再也无法回到从前。

  因身体不便,娜英担心会给别人造成困扰,性格变得寡言内敛,不太敢与别人交谈。

  一家人坐在一起嬉笑着看电视这种最简单不过的家庭活动,在娜英家却很难实现——只要一听到电视上有关性暴力的新闻或话题,娜英就会晕倒。

  孩子父母说话也十分小心,他们还曾经多次萌生自杀的念头。但为了女儿,十几年间,他们只能含泪咬牙默默承受,试图从噩梦中挣扎出来。

娜英父亲接受采访。图片来源:韩国JTBC电视台视频截图
娜英父亲接受采访。图片来源:韩国JTBC电视台视频截图

  “不经历过是无从知道的,”娜英父亲说。12年前发生的一切,给这一家人留下了永远无法祛除的病根,“如果认为随着时间流逝就会忘记,那你就错了。”

  好在,一切看似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  现在的娜英,已经是一名大学生。她梦想成为医生,去帮助更多人。在多次手术后,她也可以摆脱便袋,像正常人一样生活,还会在放学后和朋友吃炒年糕、玩耍。

  到这里,如果能像电影结局一样,温馨地落下帷幕就好了。

  然而,现实不是电影,“恶魔”回来了。

  03. 牢房“老大”被指毫无反省

  2020年12月12日早上,赵斗淳刑满释放。

  “出狱后,我想跟妻子一起在家附近的山上卖咖啡。” 赵斗淳曾和一同被关押在庆北北部第一监狱的狱友,谈论自己的计划。他将回到其住所所在地,安山市。

  当地居民表示,“最近人们一聚在一起,就会谈论关于赵斗淳的事情,不分男女老幼都在担心,真希望赵斗淳不要出狱”。

  娜英父亲此前曾恳请政府和安山市出面劝说赵斗淳,让他到其他地方去生活,“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进行反省,却还一定要回到受害人居住的地方”。

2020年12月12日,韩国电影《素媛》原型罪犯赵斗淳刑满出狱。图片来源:中新视频截图
2020年12月12日,韩国电影《素媛》原型罪犯赵斗淳刑满出狱。图片来源:中新视频截图

  所以,赵斗淳真的有反省吗?

  或者按韩国媒体的说法,从站在法庭上的那一刻开始,直到出狱,他就从没想过要反省。

  在案件发生后57个小时,警方就锁定赵斗淳,并抓获了他。

  在起初的审问中,他表现得似乎毫不知情,仿佛警方真的抓错了人一样。直到警察拿出各种证据,等来的不是供认,而是他厚着脸皮的一句“我当时喝醉了,想不起来了” 。

  最终,因“酒后心神微弱、年龄偏大”,赵斗淳只被判处了12年有期徒刑。

  12年的时间,在这个罪犯身上,看不到一丝转变。

  狱友形容第一次见到赵斗淳时说,“一看他就长了一张凶犯的脸。眼睛就能看出来,眉眼十分可怕。”在狱中的赵斗淳,是牢房里的“老大”,因为长期呆在一个房间里,“年纪也大,面相也不好”。

  在他写过的300多张请愿书中,每一篇几乎都在重复主张自己“无辜”,还“恳请”与受害者见面。

  在与他朝夕相处的狱友们看来,赵斗淳是“非常恶毒、卑鄙的人”。他们表示,赵斗淳没有反省,没有被教化,暴力性也如从前一般,只是因为在监狱中隔离而被压制了而已。

赵斗淳狱友接受采访。图片来源:韩国JTBC电视台视频截图
赵斗淳狱友接受采访。图片来源:韩国JTBC电视台视频截图

  据说,赵斗淳在监狱中坚持锻炼,年近七旬的他拥有30岁的身体,1小时内能轻松地做1000个俯卧撑。

  这样一个有过18次犯罪前科,曾经戳瞎自己养的伴侣犬的眼睛致其死亡,反社会人格障碍测试和再犯罪风险评估分数都极高的“恶魔”,重获自由。

  04. 悲剧会否再次上演?

  听闻赵斗淳出狱的消息,安山市“从上到下,都在瑟瑟发抖”。

  这样一个可怕的人,将出现在人们睡觉、起床、吃饭的日常生活中,不知道什么时候,下一个受害者就会出现……

  因担心赵斗淳出狱后再犯罪,安山市很多居民都反对他回来。甚至有居民称,“赵斗淳一旦回来,我们就马上离开安山”。

2020年12月2日,韩国民众在首尔南部拘留所前,对赵斗淳即将出狱进行抗议集会。图片来源:韩国news1报道截图
2020年12月2日,韩国民众在首尔南部拘留所前,对赵斗淳即将出狱进行抗议集会。图片来源:韩国news1报道截图

  为安抚居民情绪,韩国法务部和安山市政府准备了一系列紧急对策,除在赵斗淳住所附近增设数十个监控摄像头外,当地警员还将对监控等防范设施展开大规模检查。

  然而,讽刺的是,对赵斗淳的“放生”增加了政府对安防设备的大量购买安装,促进了当地经济。

  这么多年来,尽管留下了难以抹去的伤痛,娜英一家即使搬家也没有离开安山地区。娜英曾经说过,这里有接受她的朋友,“大家都对她很好”。

  这一次,得知赵斗淳将出狱,想到日后不知道在哪里就会碰到那个曾经对她做出恶行的人,娜英每晚都会被噩梦缠绕。她的父母也最终下定决心,搬离安山。

赵斗淳模糊照片。图片来源:韩国MBC电视台节目《PD手册》 视频截图
赵斗淳模糊照片。图片来源:韩国MBC电视台节目《PD手册》 视频截图

  很多人猜测,赵斗淳出狱后,会和妻子住在一起。而此前无论娜英一家搬到哪里,赵斗淳的妻子都会跟着一起搬家,始终与其保持5分钟车程的距离。

  她还曾极力为丈夫“洗白”,称“丈夫只是喝多了,平时是个好人”。而对于跟着受害者搬家,她更是轻描淡写:“不关心她(娜英)住在哪里,我都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”

  “不仅是我,连周围的居民都感到毛骨悚然,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样”,“加害者还好好的,不知道为什么受害者和居民们都要瑟瑟发抖离开”。对此,娜英父亲曾愤怒地质问。

  就像韩国民众在请愿帖上写的那样,为什么毁了一个孩子人生的“禽兽”要被放出来?凭什么喝醉了就要缩短坐牢的期限呢?

  05.性犯罪成本“不够高”,是这个国家的痛

  “众所周知,终身监禁这一刑罚在很多国家都适用。但是韩国却对性犯罪特别宽待,所以他们才会无所畏惧地犯罪,并用纳税人的钱在监狱里舒服地过日子。我希望他们能够被社会永久地孤立起来。”娜英的父亲曾这样表示。

  人们对赵斗淳判罚结果的不满,十几年间从未停止过。从案发至今,韩国青瓦台请愿网站上,有近7000条关于赵斗淳的请愿帖。

  2017年底,超过60万韩国民众请愿要求重审赵斗淳案,加重刑罚。然而,当时青瓦台以“不可能重审或增加处罚”为回应,称对于已确认判决的案件,不能再次提起诉讼。

韩国民众在青瓦台请愿网站发帖反对赵斗淳出狱。图片来源:韩国青瓦台请愿网站截图
韩国民众在青瓦台请愿网站发帖反对赵斗淳出狱。图片来源:韩国青瓦台请愿网站截图

  2018年,青瓦台请愿网站上,一条标题为“反对赵斗淳出狱”的请愿帖获得26万余人支持。政府再次答复称,虽然因为法律问题,案件不能重审,但随着对多条法律的修订,“不会再发生类似赵斗淳这样的事件了“。

  ——2010年,韩国国会将有期徒刑的上限延长至30年。

  ——2011年,韩国进一步加强针对儿童性犯罪的法律,开始实施化学阉割。

  ——2019年,“赵斗淳法”正式开始在韩国实施,对特定刑满释放人员严加监管,以防再犯。

  ——2020年,随着赵斗淳出狱时间临近,韩国再次强化法律,限制儿童性犯罪者外出。

  然而,2006年往后的6年间,韩国性侵13岁以下儿童的案件频发,每天平均2起以上。

  从2012年至2017年的5年间,至少发生了5104起涉及未成年人的性虐待案件,平均每天3起,其中94%以上的受害者为13岁以下儿童。

韩国前总统李明博表态支持“化学阉割法”。图片来源:央视视频截图
韩国前总统李明博表态支持“化学阉割法”。图片来源:央视视频截图

  另外,在佩戴电子脚链的情况下,韩国每年仍平均发生60起性犯罪事件。在再次犯罪的案件中,一半以上发生在距离电子脚链佩戴者家1公里以内,33%发生在100米以内。

资料图:韩国“N号房”案件主犯赵主彬。
资料图:韩国“N号房”案件主犯赵主彬。

  不仅如此,数码性犯罪也越来越猖狂。2020年,撼动全韩国的“N号房”事件,受害人至少70余名,牵涉广泛。

  加害者似乎从未停止出现。他们的罪刑是有限的,而刻在受害者身心上的疤痕,却要用无尽的时间去抚平。

  虽然出狱后,赵斗淳的照片等个人信息,将在网上公开5年,他还需要佩戴可以定位的电子脚链,为期7年,但这完全不足以平息人们的恐惧。

  加装摄像头、实施一对一的电子监督、饮酒限制……留给韩国警方和法务部的难题,除了要应对一名前科犯,更重要的是,如何防止下一个“赵斗淳”出现。(完)

【编辑:陈海峰】